<output id="cnck2"><sup id="cnck2"></sup></output>
    <code id="cnck2"></code>

        <output id="cnck2"><ruby id="cnck2"></ruby></output>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首頁 > 教育 > 教育資訊

          另一種國慶的過法:寧波16歲女生為癌癥病人畫畫

          2018-10-10 08:47:00
          錢江晚報 

          原標題:另一種國慶的過法:寧波16歲女生為癌癥病人畫畫

            “復眠”的畫

            生和死,是一道永恒的哲學命題。很難說,在這條人人必經的分界線上,絕望和希望,誰能打得過誰。

            “復眠”(網名)是一位16歲的寧波高二女生。從小熱愛繪畫的她,在剛剛過去的國慶假期里,做了個讓人吃驚的選擇——她來到寧波鄞州人民醫院的腫瘤科病房里,走近乳腺癌病人,用自己的畫筆為她們畫畫,陪她們聊天。

            她不想簡單地給他們貼上“病人”這個標簽。在她看來,這些病人所迸發出的生命力,讓“活著”變成了一個全新的名詞。

            對死亡的思考,少女選擇用畫筆記錄

            放假不逛街不睡懶覺,而選擇去醫院看望癌癥病人?這樣的選擇對于一個花季少女來說,顯得有一點另類。

            “復眠”說,有這個念頭,源于在微博上看到有人寫關于臨終關懷的文章,內心感覺被觸動了,“它讓我重新開始思考‘存在’這個問題——作為個人的存在,在步入永眠之時,我們會想什么?”

            于是,復眠托家人聯系了寧波鄞州人民醫院,希望能去腫瘤放化療病房。

            10月1日一大早,“復眠”就坐著公交車來到醫院,“去的時候,我不知所措。我怕問的問題太直接,或許會冒犯她們。”

            不過,好在腫瘤放化療中心護士長董明芬為她介紹了一個病人。沒有等“復眠”想好該聊什么,熱情開朗的病人李女士就先和她打起了招呼。

            三十五歲的李女士因為乳腺癌入院治療,從五月底開始住院到現在。天性樂觀的她,并沒有被疾病打倒。聊天中,她一直笑著說:“現在每一天對自己來說,都是賺來的,一天過去就是一次勝利。”

            不過,對著熱情開朗的李女士,“復眠”還是有些打鼓:“其實,我一開始也不知道該聊什么,就問了問她喜歡聽什么歌——這是了解一個陌生人最好的方式了吧。她說聽抖音——那我是不熟悉的。她又說起張國榮。這個我就熟了,隨手打開自己的歌單一起聽了一會。”

            聽著音樂,“復眠”和李女士慢慢熟悉起來,“她給我看了手機里存著的兒子照片,還有孩子畫的畫。”

            隨著聊天的深入,“復眠”提出,想為李女士畫一幅人物肖像畫。

            李女士非常驚喜。她說,這是自己第一次被畫。

            “復眠”從不同角度畫了兩幅。畫好之后,李女士十分高興,對著這兩幅畫拍了許多照片。李女士說,自己三十多歲了,從來沒做過模特,小姑娘把她畫得特別傳神。這幅畫,她要好好保存起來,過五年再拿出來看看。

            后來,李女士五歲的兒子也來醫院看她。護士長董明芬拿著手機里的李女士肖像畫照片問他,“你知道這個人是誰嗎?”

            虎頭虎腦的小朋友一眼就認出來,大喊著“這是媽媽,這是媽媽!”

            “那瞬間還是非常滿足——即使我這‘藝術療法’實在簡陋,也給她帶來至少一瞬間的快樂。”“復眠”笑著說。

            和想象里不一樣的病人,高二女生覺得自己被救贖

            告別李女士,“復眠”又拜訪了兩位癌癥患者。這兩位大概都是六十歲左右。

            “她們的天真還是跟孩子一樣的。有位阿姨聽到我要給她畫畫像時,高興地拍起手來。中途,護士長過來看她時,阿姨光著腳跑下地,要拿橘子送給護士長。我覺得她們都很可愛、很真實,和原來自己想象中的癌癥病人不太一樣。”

            她們樂觀向上,似乎沒有煩惱,最愛談論的是自己的家人,病房里的人也是互相幫助,“有一種多活一天賺一天的感覺。”

            護士長董明芬也告訴記者,由于腫瘤病人在醫院里呆的時間比較久,基本上生活能夠自理,家人也要工作、生活,所以一般沒什么人陪伴。國慶那天,除了李女士的丈夫來醫院,其他兩位患者都是一個人呆著,可能也比較孤單。“復眠”選擇那天來看望她們,患者都挺開心的。

            不過,即便“復眠”問得再小心翼翼,一位阿姨還是哭了。她在紡織廠工作,她覺得自己成了家人的負擔,談話里說得最多的還是治病貴,心里放不下的就是家人,總覺得是自己生病后拖累了周圍的人。

            當天下午四點多,“復眠”從醫院里出來。坐在公交車上,看著四周景色變換,說不清的情緒開始在心中發酵,“復眠”的淚水奪眶而出。回家后,她寫下一篇千字長文,題為《十月一日晴》,記錄下她一天的人生感悟。文章的最后,她寫道:“我被她們救贖了。”

            “復眠”告訴錢報記者:“我原先是挺畏懼死亡的,甚至設想過很多次自己會不會在年輕時死去。想到死亡時,最多的就是恐懼害怕。但在醫院里呆了一天,看到她們單純的生活態度,將我從這樣的憂郁不安里拯救出來,所以說是救贖啊。這一天,教會我從另外的角度來想事情了。”

            《十月一日晴》節選

            我不想簡單地給他們貼上“病人”這個標簽。疾病是一部分,生活卻是全部。我坐在病床邊的凳子上邊畫畫邊小心翼翼地與她們聊天,在漫無邊際的閑聊中似乎她們的形象開始生動起來:誰有上幼兒園的兒子,自己在家當主婦;誰有七歲的孫女,數學考了100分、語文考了95,拼音被夸讀得準;誰的女兒高高大大面色紅潤;誰與疾病戰斗了十一年,誰快要六十,誰才三十五……

            我坐著,她們也坐著。來病房探視的人來了又走,笑笑寒暄,鹽水一瓶瓶地吊,藥片一丸丸地吞。如今,我困擾的這些難題在她們眼里都變得非常簡單:能多活一天便是一天,活得開開心心就很好了。她說死不可怕,被病痛折磨著才可怕,太苦了;她說父母子女都受牽累,可她也堅持了這么久。我真的非常非常抱歉提到了這些話題,可她們如此樂觀積極,高興起來簡直像個孩子,甚至有幾分刻意的粉飾。

            那位第二天要回家看孫女的阿婆講起“明天”總是雀躍的語氣,在床上坐不住時便四處溜達,聊起兒子的事與護士談論她兒子時沒什么兩樣。

            除了光禿禿的頭皮、稀疏的眉毛,我很難意識到她們是病人,她們正經歷著病痛。

            由于失去頭發,我甚至無從判定她們的性別年齡,似乎被神化了,這些東西幾乎都不重要了。

            我想象死亡是從巨大洞口往上看,半邊是梵高沸騰的星空,半邊是漆黑的耀眼的太陽;腳下青綠麥田蔓延開去,大地從中間裂開,血紅巖漿翻滾上來。她們卻幫我走了出來,站在深淵邊上,我看見里面安寧靜謐的夜,由竹草編織的小路自各處而來匯聚在這里,人們順著路走來,再次相遇了。

            我被她們救贖了。

          七星彩加急版-或早版
          <output id="cnck2"><sup id="cnck2"></sup></output>
            <code id="cnck2"></code>

                <output id="cnck2"><ruby id="cnck2"></ruby></output>

                  <output id="cnck2"><sup id="cnck2"></sup></output>
                    <code id="cnck2"></code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output id="cnck2"><ruby id="cnck2"></ruby></output>